Blog

美国大学教授五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不得不承认的是,教授在学生的眼中也能变得很可怕。 他们静静的站在你的面前,口中讲述着无穷无尽的知识;他们看似随意的布置作业,占用了你周末大量的时间;最重要的是,期末成绩的最终命运,被他们牢牢握在手中。 在你整个大学生涯中,那些手握重权的“学者”究竟是谁? 好消息是,真相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尽管他们能让你心生畏惧,但是教授们所想要的不过是你能成功通过他的课程,并且从他们研究的课题中学到一些知识。 所以在你面对这些教授并且冷汗直流之前,我想和你分享一下大学生活中自己的感触:   教授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他们也是人。 是的,你的历史教授可能千篇一律的跟你讨论着门罗主义的影响,但同时也享受着和你进行着友好而且礼貌的对话。 当你进入教室的瞬间,和你的教授打个招呼,或者问问他们最近过得怎么样。这样至少给了你自己一个机会去了解他们,因为没有什么比坐在一个死气沉沉的教室里等着上课更尴尬的事情了。 另外,坐在教室的前排能够帮助你在课堂上集中你的注意力。同时,教授肯定喜欢和亲近自己的学生进行探讨交流,就像朋友一样。有道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尽管坐在后排的学生也能够被教授或多或少的照顾到,但是在教授心目中所留下的印象远远没有前排同学那样深刻。

  教授也富有同理心。 他们也曾经是本科生,一路走来,自然知道时间能够如何被最大化的使用。 我们都有过走入教室一瞬间的不知所措,或者是来到一个和自己想象中相差甚远的陌生环境。 如果你有这样的感觉,千万别害怕,告诉你的教授你需要帮助,这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他们清楚的知道你不是一个机器人,是一个会恐惧会彷徨的人。给予学生及时的帮助是教授们的责任。而他们需要看到的,只是你在这门课上全心全意的努力就够了   教授也有压力。 大学教授们也许曾经是本科生,但是学生们曾经一定没有当过教授的体验。所以当你因为成绩单而愤愤不平的时候,教授也顶着和你一样大的压力。 从助教,到申请教授,再到授予教授职称,一环扣一环,都是在教授脑海中时时刻刻想着的事情,压力不小。所以对他们多一些宽容吧。 记住,全力以赴去完成他们所布置的任务,能让他们的工作更轻松一点。同时,准备工作越充分,教授也更乐于帮助你。毕竟,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并非每个教授都热爱讲课课。 这个秘密看起来不是那么有意义,但它却是真实存在的。授课只是教授们工作的一个方面,他们同时也在做着和自己专业领域相关的学术研究。 授课和讲座是作为教授的一项基本要求,这样他们才能继续从事自己所喜欢的研究。就好比一个学生选择英语专业作为毕业学位,但需要修习一门数学的必修课。教授和学生都是一样的,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但并不是说所有教授都不乐于授课,恰恰相反,大部分的教授是享受授课这个过程的。因为无论是学生还是教授,大家都朝着前方努力,为的是让自己变得更好。   课堂之外,教授们也有自己的生活。 这是个不用动脑就知道的事情,但也正是我们常常忘记的。 我们忘记了教授在授课完毕之后也会去不同的地方。工作之余,他们有各自的家庭,爱好和热情。或许在校园的某一个转角,正好能看到某一个背影在酒吧里独酌。 他们也有失败,遗憾或是苦楚。但这些,作为学生的我们一无所知。 教授们在上课前有可能度过了不顺利的一天,尽管这些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正如你希望教授能够理解你在期中考试之后的疯狂一样,花一些时间试着去理解他们。 有的时候教授虽然看起来可怕,但他们永远和你们是站在一边的。没有什么比对教授的课感兴趣更能够让他开心了,尤其是他的学生需要帮助的时候。 所以,请深呼吸,缓缓走进教室,心无旁骛。这时,你会发现,教授已经等候多时,只为助你一臂之力。   *本文由Lang Song 整理翻译。英文原文点击这里

Profile photo of Hwan Hill

0

Hwan Hill

Hwan comes from US and non-US heritage and loves that his name and appearance confuses people. After years of post secondary life outside of the US, he returned to do his part in moving the HR and recruitment professions forward. When he's not advocating for servant leadership, he can be found asking for maximum level spice on pretty much everything and laughing hysterically at memes.


Leave a Reply